四个层次给全之外

 舞台灯光     |      2019-04-16 22:00

  哈尔滨话剧院舞美部副主任、灯光设计。主要设计有:话剧《秋天的二人转》,该剧荣获2004中国第二届全国舞台美术展作品大奖。青春校园剧《纯真年代》。话剧《良宵》荣获第三届东北三省话剧节灯光设计二等奖。小剧场话剧《都市歌女》获九六年黑龙江省舞台美术作品展灯光设计二等奖。话剧《我们班的故事》。话剧《远山的风烛》等多台大型文艺演出的灯光设计。

  《秋天的二人转》是一部北方风情剧。导演以绝妙的手法和深厚的艺术功底,加之演员生活化的表演和具有探索性、创意性和独特的舞台美术设计构成了一部震撼人心的可视性非常强的舞台话剧。为了完成导演的舞台构思,把人物从外表一层层的扒掉他们各种伪装,直到观察到人物心灵深处的任务,在舞美设计上,采用了车体部分、树部分、中景楼片部分、远景楼片部分四大块视觉形象,从烦琐的实体到简单的框架,甚至是黑空的演变。在灯光设计构思上,屏气了以往喜剧风格的样式化的布光方法,也屏气了写实性、真实性的布光方法,而是以突出人物内心感情为中心,采用表现、衬托、揭示、参与等多种手段来完成。为此,在灯光设计构思上制定了以下几个原则;

  本剧不拘于时间的准确性,也不拘于环境的真实性,对人物活动空间要赋予美的立体感。由于布景采用的是单一灰色调的立体浮雕写实样式向框架式的演变,它本身就赋予灯光在创意上的“更多空间”,但如何用灯光手段来把握这更多的空间?使整体的舞台形象更美、更赋予贴近剧情的发展?

  (1)色调:本剧色调的运动曲线是由清淡转向浓重,从而又转向清淡的发展过程,也是烘托人物的喜怒哀乐的复杂人生过程,最后的色调采用清淡处理手法,既升华了主人公的纯洁与高尚品质,又将本剧哲理推向了高潮。

  (2)用光的“点”“线”“面”及运动轨迹和定点灯的设置,参与舞台空间结构的构成,它既揭示了人物内心活动以外露,又成为新的舞台空间结构和人物的心里空间结构,从而突出美感。本剧设置许多反投逆光、定点光、特别电脑灯光来和运动在空中形成的新空间结构,总是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感。

  (3)对平面布景中的立体浮雕,采用立体布光的方法,从而增强立体感和美感。在布景中的树干、树叶部分或者景片屋顶等结构部分都是采用单色平面加上立体浮雕的工艺进行制作,如果采用正面投光法,不但破坏了立体浮雕的效果,也破坏了立体感和美感。为此采用左、右、反的布光方法,虽然在布光上、装吊上较困难,但呈现出的效果比正面投光好的多。

  全剧多处用揭示人物内心情感的气氛光。如:一幕三,老锁说服了警察,二平解脱了警察的追扑后,坐在老锁家门前,她第一次向老锁说出发自内心的语言,此时,灯光用了一组橙红定点气氛光投入表演区,既揭示了二平对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也为老锁和二平未来在情感上的发展埋下伏笔。二幕二中,当二平、小丫、老锁三人一起吃晚餐时,随着音乐又一次升起定点气氛光,这是剧中人物愉快之光、幸福之光。从而激发了观众情感随着剧中人物喜怒哀乐而流动。三幕二中,当者锁拿一件外衣给二平披上时,二平顺势抓住老锁的手,随着音乐又一次升起定点气氛光。总之,定点气氛光是随着人物的内心情感而流动,更是为激起观众的情感共鸣而设置。

  电脑灯在该剧中共用了九台,除了尾声,从台前向后台分四次,四个层次给全之外,其余场景最多用六个。剧中主要利用电脑灯高强度高色温的特点,用以人物外表定格,从而升华为内心定格,起到了震撼观众心灵的作用。在序头中,白色的定点光区内,一条白色电脑灯光束又叠加其中,用以衬托人物内心对生活充满的喜悦与快乐。在一幕一场中,当二人转转到台中心时,六个电脑灯同时从三条云幕以反投方式投向演员,加强人物美感,当二人转唱到中二段时,电脑灯随场光变化变为两个,以自转换色方式投向演员,用以衬托二人转表演。增强了二人转演出效果。在一幕二场中,当小丫说,“我认识你!”,两束电脑光束在昏暗舞台空间中定格在老锁和小丫身上,从而延续剧情发展,给观众留下思索空间,在二幕—·场中,当二平拉住老锁的手,“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时,全场切光,如同凝固、静止一般,两束电脑光束如同利剑一般定格老锁和二平,此处无声胜有声,静止的画面衬托了人物的不平静的心情。当二平亲吻死而复生的孩子时,定格的电脑灯光束又一次揭示了二平内心世界。在二幕二场中,一束电脑光束打在桌子上的唱二人转的手帕上,用以衬托老锁的欢乐被带走啦,这种锋利光束是其它光束所代替不了的。尤其是在三幕二场中,当老锁被打倒又姑起,两束运动的电脑光束定格,在三幕三场中,当二平被警察带走时,投向二平、小丫二人运动电脑光束起到了震憾观众心灵的作用。

  4、根据舞美样式的运动特点,整个布景从繁到筒,从多到少,从整体到框架,直到剩下最精华部分。

  在构思过程中,舞台灯光如何完成对剩下最精华部分的处理,在“树体部分”中,怎样才能完成对“剩下最精华部分——一组树头、树干的描绘,为此进行多次试验,最后用反投光投以树干和树叶,使之树干的条纹脉络清晰可见。即区别与其它场在形象上的不同,也完成了灯光为布景的寓意所在的任务。总之,在《秋天的二人转》与导演、舞美设计的合作中,在灯光构思、呈现、演出各个方面,既学到许多东西,又大胆进行了创新,收益非浅。